AotearoA*_长白云之乡

 

看到处都是莺歌燕舞一片春光,我真不知道到哪儿倾诉才不会打扰到别人。

陈南瓜还是截肢了。就在二十分钟前,已经从手术室出来26个小时的她终于给我发了第二条短信

“刚看到我的腿了,好恐怖。我只有10厘米了,感觉要死了。”

 

 

从她被查出骨癌以后九个月来,我时常有不知道如何安慰她的情形,但都没有这次这么难开口。

化疗了这么久,选择风险最大的保肢,苦苦挨了四个月复健和化疗最后还是要截肢。

谁再和她说“坚强,会好的,会有希望的”都未免太残忍了。

为什么受这么大的苦难,没有尽头,人还是要活着??

“活着才有希望”的希望是什么呢。

 

评论(6)
热度(7)
  1. 墨契赭凉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前几天我的结论是活着才能吃到更多的美食。这个最白痴的结论给了我目前最大的力量。